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交流 » 专题栏目 » 正文

孙中山的小故事-----摘自孙穗芳所著《我的祖父孙中山》

时间:2016-12-27 [ ] 浏览次数:

  孙穗芳系孙中山先生之子孙科的女儿,1936年生于上海,1967年移居美国夏威夷。现任孙中山和平教育基金会主席、夏威夷中国妇女慈善会会长、美国夏威夷太平洋大学校董、中山大学香港校友会名誉会长、燕山大学名誉教授和斯里兰卡锡兰国际大学荣誉博士。为了宣传孙中山的思想,她在世界各地演讲已达800多场,并在深圳创办了孙中山心血管医院,著有《我的祖父孙中山》和《我的祖父孙中山先生纪念集》等书。以下是摘自孙穗芳所著《我的祖父孙中山》一书中的孙中山的小故事。

  学习医学,鼓吹革命思想

  孙中山曾经想学习军事或是法律,作为从事改造中国所凭借的一种职业,但最后他决定学医,“由是以学堂为鼓吹之地,借医术为入世媒”。

  1886年,孙中山考入广州博济医院附设南华医校(旧址即现广州中山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它是美国基督教长老会办的学校。在学校里,虽然男女生合班上课,但却从中间用布帐隔开,而且只有外国学生才有去妇科实习的机会,孙中山反封建意识非常强烈,对此很是不满,向老师提出了抗议。

  校长是美国人嘉约翰,他问及事由时孙中山说:“同是学生,为什么歧视我们中国人,不许往妇科实习?”校长回答:“你们中国人向来男女授受不亲,有礼教之防,我们美国人则无须拘此。”孙中山问:“学医是否为治病救人?”校长答:“是啊。”孙中山讲:“那么中国学生不是为了治病救人吗?中国妇女有病,中国医师能不救吗?究竟是以救病为重,还是以不合理的礼教为重?”校长觉得他的话有理,也就去了布帐,允许中国学生去妇科实习了。

  孙中山在这里除了学习专业外,还在课余研究中国文学和史书,鼓吹革命思想,与志同道合者谈论国家的命运和前途,讨论救治中国的办法。后于1887年考入香港西医书院就读,1892年以最优异成绩毕业,取得硕士学位。

  伦敦蒙难与三民主义

  孙中山创立兴中会在广州举行第一次起义失败后,辗转澳门、香港、日本、檀香山、旧金山、伦敦,在伦敦遭清政府使馆人员诱捕,幸得恩师康德黎发动舆论援救才得以脱险。

  当时的伦敦,是世界政治的中心,是产生领导当时世界潮流思想的地方。孙中山在这里获得了大约九个月的稳定生活,在这里的政治研究和社会考察,使他的思想和政治主张升华,三民主义更趋完整和深化。就如孙中山自己所述:“两年之中,所见所闻,殊多心得,始知徒致国家富强,民权发达……予欲为一劳永逸之计,乃采取民生主义,以与民族、民权问题,同时解决,此三民主义之主张,所由完成也。”

  三民主义的定型经过了长时间的孕育、实践和发展的过程,是孙中山经过考察檀岛、日本、美国、英国、法国的政体、社会、历史,结合诊断中国长期落后的症结,吸收转化世界上各种新的思想、学说和政治制度的优点,融会贯通而产生的。就如孙中山说:“余之谋中国革命,其所持主义,有因袭吾国古有之思想,有规抚欧洲之学说事迹者,有吾所独见而创获者……三民主义实在是集合古今中外的学说,顺应世界的潮流,在政治上所得的一个结晶。”

  1905年11月26日,同盟会机关报改组为《民报》在东京正式发行,孙中山在发刊词里首次公开阐述了三民主义:“……余维欧美之进化,凡三大主义,曰民族、曰民权、曰民生……”。1906年12月2日,孙中山在东京演讲《三民主义与中国民族之前途》,正式提出了三民主义和五权宪法的主张,此后他的一切演讲都以三民主义为中心思想。无疑,三民主义是孙中山学说的最辉煌、最精华的部分。

  国民党成立及其一大的召开

  孙中山一贯倡导和平、奋斗救中国,在稳定与和平的环境下建立的制度、新的国家、新的社会是他最大的愿望,将中国建设成一个强大的国家,让中国人民也享有西方社会的物质文明,是他最深切的最高的理想。为了避免内战和党的分裂,他辞去了总统。

  辞职当天,在出席南京同盟会的饯别会上,孙中山宣讲了民生主义和社会革命的思想,阐述了建设中国的步骤和途径。凭着多年在国外的考察和比较,他提出的建设中国,实行民生主义的途径方针,体现了极高的见地,甚至从今天的国情来看任然闪耀着不可磨灭的光辉。从中我们也能看出,多年来中山先生不仅在思索革命的进程,他也在不断思考和平建设。

  卸任临时大总统的第三天,孙中山开始去各地宣传民生主义,他马不停蹄先后到了上海、武汉、福州、广州、北京……南京、杭州等地,每到一处就把民生主义宣传到那里。民国元年,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同盟会在南京举行了一次会议,通过了会章和政纲,同盟会成为公开的“合法”政党。

  1912年,同盟会与统一共和党、国民共进党、国民公党、共和实进党等联合组成以“巩固共和、实行贫民政治”为宗旨,以“保持政治统一、发展地方自治、励行种族同化、采用民生政策、维护国际和平”为党纲的国民党。

  1924年1月20日,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东召开,孙中山以总理身份担任大会主席。他在大会的开幕词中说:“此次国民党改组,有两件事:第一件是改组国民党,要把国民党再来组织成一个有力量有具体办法的政党,第二件就是用政党的力量,去改造国家。”

  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是建国的纲领性文件,它阐明了三民主义以及对内和对外政策。

  当时,受第三共产国际的指派,一些共产党的领导人也加入了国民党,李大钊、毛泽东、张国焘、瞿秋白在第一次国民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分别被选为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

  知难行易学说

  《孙文学说》写成于1919年,同年5月20日出版,书中孙中山先生阐述了他的知难行易学说。

  “知难行易”是孙中山哲学思想的最精彩部分。孙中山认为,辛亥革命失败的原因之一,是几千年来“知之非艰,行之惟艰”的传统观念束缚了党人及广大国民的思想。之所以创立"知难行易"学说,孙中山是这样说的“当革命破坏造成之际,建设发端之始,予乃不禁兴高采烈,欲以予生平之抱负与积年研究之所得,定为建国计划,举而行之,以翼一跃而登中国于富强隆盛之地焉。乃有难予者曰:‘先生之志,高矣,远矣;先生之策,闳矣,深矣’,其奈‘知之非艰,行之维艰’何?予初闻是言也,为止惶恐若失。盖‘行之维艰’一说,吾心亦信而不疑,以为古人不我欺也。继思有以打破此难关,以达吾建设之目的,于是以阳明‘知行合一’之说,以励同人。惟久而久之,终觉奋免之气,不胜为难之心,举国趋势皆如是也。予乃废然而返,专从事于之‘知易行难’一问题,以研求其究竟,几费年月,始恍然悟于古人之所传,今人之所信者,实似是而非也。乃为之豁然所得,欣然而喜,知中国事向来之不振者,非坐于不能行也,实坐于不能知也。及其既知之又不行者,则误于以知为易,引行为难也。倘能证明知非易而行非难一,使中国人无所谓而乐于行,则中国之事大有可为矣。”

  孙中山认为他在革命实践中遇到的最大的思想理论上的祸害就是这种思想及其与之相近的“知行合一”学说。他认为,这种思想的流弊是:因为“知易”,所以就想先求知而后行,但一遇困难,就不去求知了;因为“行难”,所以不知就不去行,而知之又不敢行,则天下事就无可为者了。结果是,既不能求得真理,又不能有所行动。他说:“乃于民国建元之始,予则极力主张施行革命方略,以达革命建设之目的,实行三民主义。而吾党之士,多期期以为不可……”“……推究这个原因,根本上的错处,便是在‘知之非艰,行之维艰’。以难的为不难,以不难的为难,这个便是大错,我们要除这个大错,归到正面,便应该说‘知是难的,行是不难的!’……”

  为了论证“知难行易”说,《孙文学说》提出“行先知后”说,强调知来源于行,书中以饮食、用钱、作文、建屋、造船、筑城、开河、电学、化学等十事来证明行先知后的思想,说明“能知必能行”,“ 不知亦能行”的道理。此外,孙中山先生认为哲学的基本问题——精神和物质的关系可以用心物合一的一元论来解释,精神和物质皆是宇宙的本体,二者相辅相成,不可能分离而独立存在,二者之中精神的力量大于物质的力量。

  创建黄埔军校

  创建黄埔军校是孙中山先生改组国民党、召开国民党一大之后的又一个重要成就。孙中山先生视“教育为神圣事业,人才为立国大本”,在广州亲手创办了一文一武两所学堂—— 国立广东大学和黄埔军校。黄埔军校建校时的正式名称为“陆军军官学校”,因其校址设在广州东南的黄埔岛,史称黄埔军校。中山先生认为要建立一个民主的国家,必须创建一支国家的军队,要建立这样一支军队,首先要有建立这支军队的干部。黄埔军校就是基于这样的目的而成立的。

  1924年6月16日,孙中山在黄埔军校开学典礼上致词:“我们开办这个学校,要用里面的学生做根本,成立革命军,诸位就是将来革命军的骨干。创立了革命军,我们的革命才能成功。尔后其学员成为国民政府北伐统一中国的主要军力。……就是创造革命军,来挽救中国的危亡。”

  中山先生为黄埔军校题写的训词是这样的:“三民主义,吾党所宗,以建民国,以进大同,咨尔多士,为民前锋。夙夜匪懈,主义是从,矢勤矢勇,必信必忠,一心一德,贯彻始终”。

  1921年12月,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在广西桂林会见孙中山时向他提出“创办军官学校,建立革命军”的建议。1923年1月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会议决议建立军官学校选址于广州黄埔。黄埔军校由蒋介石任校长,廖仲恺任驻校国民党代表,随后, 邓演达任教育部长, 周恩来任政治部主任,学校建立后,培养了一大批素质高的军政领导干部。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 责编: